叶翎宇的猫不见了

春华秋实-修罗场篇·十一

看文提示:all深  

私设众多,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该篇为春华秋实-修罗场篇

随缘更新

祝大家新年快乐!!!

衷心祝福李易峰,上帝保佑你,真主关心你,菩萨爱护你,佛祖偏袒你,玉帝关照你!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钞票漫天,黄金遍地!新年快乐!

 

守在楼下的三人看着出门的唐山海跟徐碧城表情不一,皮蛋无奈的掏出了钱问到:深哥,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要跟上去吗?

夏继成噗嗤一下笑了说:皮蛋哥,你两条腿是追不上别人四条腿的。

陈深也笑了说:走吧!我请你们去吃夜宵。

夏继成说:谢谢老师!!

皮蛋这时候也反应过来说:深哥那好像是我的钱。三人就一起离开了。在一处小摊前吃了几碗面就离开了。离开的时候陈深对皮蛋跟夏继成说:皮蛋,小夏你们现在一定要找到那个叫吴龙的人,不然我们都有麻烦的。

皮蛋说:放心吧!深哥,我跟老k他们一定会找到的。

夏继成也说:放心吧!老师我在警察局也会注意这个人的。

时间过去几天,在几方人的寻找下吴龙还是逃过了一劫,他一直躲到李默群过生日的时候!准备去寻找毕忠良。

陈深跟着毕忠良还有嫂子一起来到李默群的生日宴会上,三人刚到酒店就看见李默群跟他的属下在酒店门口等着。

毕忠良看见李默群竟然在门口迎接客人有点吃惊的问到:没想到李主任竟然会亲自来迎接客人啊!

李默群意味深长的笑了说:当然是因为客人不一般了,来毕处长快请进。

唐山海跟徐碧城也来到到酒店,他们两个拿着礼物对李默群说:祝舅舅生日快乐啊!

李默群说:山海,碧城啊!你们来到刚好!这迎接客人的事我可就交给你们了。

唐山海笑道:为舅舅招待客人是我们的荣幸。是吧!碧城

徐碧城有点紧张的笑到:是啊!舅舅,交给我们把。您先进去休息!

李默群礼貌的笑了一下就准备走到陈深的旁边,陈深看到李默群过来了一个转身走到了嫂子的旁边。

李默群笑了笑就跟毕忠良聊了起来,聊到的陈深的身上。李默群说:上次跟毕处长说想让陈队长到我这里办事,毕处长考虑的怎么样了?

毕忠良说:李主任您这就不对,陈深可是行动队的福将少了他我这行动队可不行啊!您那要是人少的话,可以把唐队长调过去帮忙啊!都是自己人也方便。

李默群拍了拍毕忠良的肩膀说:那可不行啊!我把山海调走了,碧城怎么办啊!我怎么忍心把小两口分开啊!我还等着抱他们的孩子呢?

在一旁的刘兰芝听到孩子的事就插嘴到:没想到李主任也喜欢孩子啊!

李默群看向刘兰芝后面的陈深说:那当然,我曾经也有一个孩子,可惜啊!几人走到饭桌前面。李默群看着差不多来齐了的人对手下说:去把唐队长跟唐太太叫进来吃饭吧!

唐山海跟徐碧城还在外面迎接客人,徐碧城有点紧张的四处看了看。唐山海看到紧张的徐碧城说:别害怕,他们也在外面盯着呢?不会有事的。你如果太害怕会被认出来的。

徐碧城说:我没事!我会努力不拖后腿的。

没一会李默群的手下来到大门口看见唐山海夫妇说:唐队长,唐太太李主任叫你们进去吃饭了,人差不多都到齐了。

唐山海拉住了徐碧城的手说:好的,我们马上就过去。说完还看了一眼在外面的狙击手。

唐山海带着徐碧城来到了包厢,李默群让手下跟在座的各位倒酒。毕忠良开口说:谢谢主任,我自带了花雕。

陈深也立马说:谢谢主任!我还是喝格瓦斯吧!

李默群说:陈队长也喝不了酒吗?我记得陈队长以前还是可以喝上几杯的。

陈深说:李主任也说了那是以前的事情了,人嘛都是会变的。我现在就喜欢喝格瓦斯。

李默群点点头说:是啊!人都是会变的。比如有的人就越变越漂亮,你说是吗?陈深。这特别行动处真是有趣喝酒都喝不到一起。

毕忠良连忙说到:李主任见谅,我这人就是土就喜欢喝花雕。

陈深也开口到:你还土,那我这格瓦斯。

李默群没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毕忠良跟陈深打哈哈似的把这个话题给带了过去。李默群客气的说了几句看让众人吃饭了。饭后唐山海带着徐碧城跳了一段舞,用眼神示意徐碧城看吧台上的电话机。

徐碧城会意的点点头就离开了舞池,来到吧台的电话机旁边。陈深做在沙发看着徐碧城紧张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拿起来手里的格瓦斯漫不经心的看着周围的人,李默群刚刚出来就看见了这一幕。他拿起酒杯就来到陈深的旁边说:在看什么笑的这么甜!

陈深说:没看什么!只是觉得这灯红酒绿的生活有点像泡沫一样!

李默群还想说什么,就听见旁边的人说:放烟花了,快去看烟花吧!

      李默群说:走吧!去看烟花吧!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大门,陈深扫了一眼人群发现了吴龙。在人群旁边的唐山海也发现了吴龙,唐山海亲切揽住吴龙说:有事情找毕处长也要等烟花放完,你看这烟花多好看。

       吴龙无奈的拍了拍手,这时候一阵子枪响了,吴龙被唐山海推了出去挡枪。李默群护住了旁边的陈深回头扫了一眼唐山海眼神一暗。


不能遗忘

时间:架空80年代

地点:某个小村子

私设众多!!!!!

 

 

有时候,有些事情不能被遗忘,也有一个人是我们不想遗忘的,希望他以后一生顺遂平安喜乐。

快过年了村子里面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孩子们开心的村子里面跑来跑去的。李道长看着这些觉得很开心,因为经历过被批斗的事他下村去换东西的时候有点拘束。不过还是有很多人关心他,村里面的小玉姑娘跟小恋姑娘还有几个女孩子正好从另外一边下来了看见了李道长就高兴的向他挥挥手。

她们兴奋的跑了过去,李道长朝她们挥挥手示意她们不要过去。几个姑娘们没有理会李道长的示意。高兴的把手里面的浆果,糖果,点心之类的东西分享给李道长。

小玉姑娘说:李道长快吃呀!这是我们准备去外面玩带的吃的。

李道长说:你们还是离我太近,要被看见你们会被骂的很难听的。

小恋说:怕什么呀!我们不怕!

李道长温柔的说:但我怕你们受到伤害啊!

盐盐跟小勾拉了拉小玉跟小恋。她们俩小声说:那好吧!李道长我们先走了。几个人准备去找小伙伴回合。

李道长说:以后也不要叫我李道长了,你们可以叫我的名字李草。

小玉说:那我们可以叫你草草可以吗?

李草对着她们歪头笑到:当然可以!

几个小姑娘看到李草的笑花痴了一下,陈阿瑶从远处跑了过来拉住李道长说:李道长快来啊!出事了,肖奶奶家里面出事了。拉着李草就往肖奶奶家跑。

小玉几人对视了一眼,小恋叹了口气说:我去找她们几个,你们去肖奶奶家看看吧!也许我们能帮上什么忙!

小玉拍了拍小恋的肩膀说:交给你了小恋。又看向剩下的人说:咱们走吧!去肖奶奶家里。

李草被陈阿瑶拉到了肖奶奶家,一位老奶奶冲了过来抓住李草的手说:李道长我求求你教教我的孙子,我求求你了!

李草连忙把肖奶奶拉起来问到:老人家您快先起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肖奶奶起来一把眼泪的说:李道长我家小宝昨天下午的时候跟一大群孩子一起出去玩了,我想想着有7.8个孩子一起出去玩应该没啥事情。小宝也回来了一直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还好好地,可晚上的时候就出事了。小云就孩子她妈晚上她梦见小宝们被困在一个黑色的树林里面。她一下就惊醒了。

陆任甲说:然后小宝咋出事的?

肖奶奶接着说:然后小云就觉得有点心慌慌就起来去看了小宝,刚好遇到起夜的我。她跟我说了这个梦,我还安慰她不放心的话,把孩子叫起来带到他们的房间去睡。可是,可是,我跟小云怎么都是叫不醒小宝。到现在了小宝还一直没有醒来,李道长您说小宝是不是在山上遇见什么东西了呀!

李草说:我不也不清楚,老奶奶让我进去看看您的孙子吧!

肖奶奶说:好的,好的,我们当时就是猜到小宝他们是不是去山上玩的时候遇见什么了,天亮了以后我们就去其他孩子家里面去看看情况,结果孩子们当时都叫不醒。我们想了半天只能麻烦您了李道长。

 李草走进小宝的卧室进去看见了一个年轻的女人抱着一个孩子无助的在哭,旁边还有几个年轻的女人在一旁跟着哭。肖奶奶连忙上去拉了一下女人的衣袖说:小云啊!李道长来了,你别哭了,让道长看看!  

她们看见肖奶奶带着道长过来就围住李草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家里面的情况。李草看见这种情形说:各位详细的情况我都听见老奶奶说了,不知道你们有谁知道孩子们去的那一座山上面有什么传说的故事或者禁忌吗?你们现在这样也无济于事最重要的还是孩子们。

肖奶奶说:对快想想那一座山上面有什么传说的故事或者禁忌吗?

这时一个老爷爷颤颤巍巍的站了出来说:我以前听见村子里面的老人说以前打仗的时候,日本人打进了我们村子里,那真是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血流成河啊!于是剩下的村民都躲进了深山里面去,可那些日本人根本就没想放过村里面的人。这时候村里面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挺身而出把小日本引开了,村民们躲了好久才出来。发现那孩子被杀死在一块大石头上,真是惨不忍睹啊!那孩子得多痛啊!

老爷爷忍不住哭了起来继续说:李道长啊!我觉得应该不是那孩子!不可能的啊!

李草安慰说:老人家别着急,我现在要回道观一趟,麻烦大家帮忙准备一下东西,我黄昏的时候就会过来。说完就回道观准备东西了,黄昏的时候众人看见李道长还带了一个小道长出现在村口。连忙上前去说:李道长啊!东西我们都准备好了,什么时候能开始啊!

李草说:马上就可以,转过头跟小道长说:小叶子等一下就交给你了!师兄的小命可要靠你了!

小叶子拍了拍胸脯说:放心吧!师兄。

众人就看见李草开始做法了一会就盘坐在地上,众人不解准备去问问,被小叶子阻止说:我师兄在做法,别打扰到他。众人点头就安静的看着李道长。

李草灵魂出窍提着一盏灯笼向孩子们那天去的山上走去。在灵魂出窍的状态下看整座山都是雾蒙蒙的,他走过一座小木桥向老人家说的石头的方向走去。

没走一会就听见孩子们的哭声跟想要回家的声音,李草快步走上前去看见七八个孩子坐在地上在一块大石头前面哭,石头上面还有一个看着不满十岁的孩子在安慰他们。

那孩子说:你们跟我一起玩不开心吗?我可以带你们抓小鸟,抓小鱼,找野果还可以带你们去爬树!外面现在很危险的。男孩说着感觉到有人来了,立马戒备了起来,发现来人是一个提着灯笼的道长就放松了下来。那个孩子眼睛一亮问到:道长你是来接我们回去的吗?外面还在打仗吗?那些人都走了吗?村里面的人还好吗?

还在哭的孩子看见来人是山上道观的李道长高兴的围过去,男孩有些不安的看着李草。李草温柔的说:你好!我姓李,你可以叫我李道长,我是来接孩子们的,也包括你。外面的世界我们国家取得了胜利,已经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了。我来带你们回去的。

男孩激动的说:我也可以出去吗?我之前一直想出去可我一直走不出去。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白天的时候太阳晒的我好疼我只能躲在这里。晚上那些人就会出来抓我,我太害怕了只能一直躲在这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李草温柔摸了摸小男孩的头说:好,不会在疼了,我们一起回去吧!

男孩高兴的说:我来给你们望风,一到晚上那些可恶的人就会出现。

李道长带着孩子们沿着下山的路一起回去,路上看见格格不入的男孩说:孩子们你们给小哥哥说一说现在大家的生活好不好?

一个小女孩说:小哥哥我们现在吃得饱,穿得暖,还有书读。前几天我妈妈还给我买了一件新棉袄可好看了。等回到家,我请你吃我奶奶包的包子好不好!可好吃了。

小男孩感动的点点头,其他孩子也七嘴八舌的说起了自己的现在的生活。他们过了小木桥出现了一阵黑烟化成了日本人,看见孩子们那些日本人就笑了,孩子们被吓的大叫了起来。李草安抚了孩子们,把孩子们交给了小男孩就站到前面说:在我们的地盘还敢撒野,我今天就让你们这些杂碎灰飞烟灭。说完就冲上去跟他们打起来,把那些人打的灰飞烟灭以后就带着孩子们下山了。

回到小山村后李草让孩子们各自回家了,孩子们都上前抱了抱那个男孩就离开了。李草拉着小男孩的手说:你看看这是现在的村子,现在大家都吃得饱,穿得暖。

男孩有点吃惊的看着这一切。他开心的笑了化成一道金光离开了,李草也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把小男孩的事情跟大家说了一下。众人也收到了孩子们醒过来的消息。

次日,村长带着大家来到那一块石旁边去祭拜了小男孩,孩子们还带来了自己的玩具跟家里做的好吃的。

此后,每到清明节都会有人去祭拜小男孩。

 

                                                                            


春华秋实-修罗场篇·十

看文提示:all深  

私设众多,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该篇为春华秋实-修罗场篇

随缘更新

 

唐山海跟着那几个手下去了李默群的办公室,李默群正在办公室悠闲的泡着茶。看见唐山海过来了商议手下的人离开办公室。

唐山海看着离开的人心里面闪过一丝不安,他还走上前去恭敬的说:舅舅,不知道您这次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处理的吗?

李默群说:没事!就是想找人聊聊天。没耽误你的时间吧!山海。

唐山海说:舅舅想找人聊聊天,山海自当陪同。

李默群说:来喝茶!山海啊!你今天去帮我处理那个情人,你看出来了吧!那人其实只是个替身。至于替的是谁!我想你心里面应该清楚。

唐山海说:是陈深,不过他是男的,怎么可能会怀孕?

李默群说:为什么会怀孕?你问我,我也不清楚,可能是体质原因。

唐山海说:那舅舅需要我做什么呢?

李默群说: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只要帮我盯着他就行了。陈深这个人是个比较理想化的人,对付他需要上手段。

唐山海看着眼前的人问到:舅舅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要去算计他!

李默群笑道:山海啊!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啊!现在这个世界你不会还相信什么,爱情至上的话吧!呵,现在的人可能只想着怎么活下去。不过你跟我外甥女倒是有可能。都有点不食人间烟火。回去吧!记得我说的话。

唐山海点点头说:舅舅我先走了。说完就离开了李默群家回到了特别行动处,唐山海刚刚做下,徐碧城就过来找他。她刚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唐山海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唐山海对徐碧城使了一下眼色,徐碧城会意的点点头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唐山海对着电话说:你好!请问你是?电话的头的人说了关于吴龙的事情就马上挂断了电话。唐山海有些心神不宁的揉了揉额头。

徐碧城担心的问到:山海你这是怎么了?

唐山海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头说:出事了,你还记得军统六人组吗?有漏网之鱼我们可能会暴露!

徐碧城着急的问到: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唐山海说:让我好好想想!!!

与此同时,皮蛋刚刚打完电话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就悄悄地离开的电话亭走到一处小巷子里面。夏继成看到皮蛋回来问到:皮蛋哥,你办好了吗?

皮蛋拍拍胸脯说:我办事你放心,小夏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夏继成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静观其变。

陈深准备下班的时候在窗户旁站了一会,看见唐山海跟徐碧城手挽着手出门了。陈深才悠哉悠哉的准备下班,陈深在外面晃悠了几圈把跟踪他的人都甩开了。准备去找夏继成,就看着夏继成在对面的咖啡厅对着他挥手。陈深警惕的看了一下四周就进了咖啡厅,陈深做的夏继成的对面小声的说:小夏我交代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夏继成学着陈深的样子四处看了看说:老师事情已经办好!如果不出意外他们今天晚上应该会有行动。

陈深说:干得不错!小夏。

夏继成高兴的挠了挠头说:都是老师教的好!

陈深问到:小夏你上次救的那个小姑娘怎么样了?

夏继成说:老师你说她啊!组织上已经把她送到苏维埃去学习去了。

陈深说:可以,你救的那个小姑娘的事情做的很好!我们做这一行的面对太多生离死别了,我希望你成为一个生锈的钉子死死的钉在敌人的内部。我也知道你会看不惯很多事情!但你要学会忍耐,学会迂回的去解决问题。

夏继成说:我知道了老师!

晚上陈深,夏继成跟皮蛋三人在唐山海家附近盯着。陈深看着两人说:要打赌吗?你们觉得他们是一个人出门,还是两个人出门啊!

皮蛋说:深哥赌多少?我觉得他们是一个人出门。

陈深说:小夏你觉得呢?

夏继成说:我跟老师选一样的。

陈深说:那我跟小夏都选他们是两个人出门!

唐山海跟徐碧城回到家以后他们两人关于吴龙的事情讨论很久,还是觉得应该报告给上级。两个人就一起出门了。


春华秋实-修罗场篇·九

看文提示:all深  

私设众多,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该篇为春华秋实-修罗场篇

随缘更新

 

陈深到达福寿烟馆,皮蛋把这个月的份子钱给了陈深,还跟陈深说起吴龙的事。

陈深说:确定吗?

皮蛋点点头说:深哥,我非常确定。

陈深揉了揉额头说:麻烦了,我最近被两拨人盯着。

皮蛋说:那深哥怎么办?

陈深想了想跟皮蛋小声把他的计划说了,皮蛋听完说:明白了深哥,那我怎么联系你呢?

陈深说:先别联系,我不能连累你被盯上,你去找警察局的夏继成。他是我的学生,我会把事情都告诉他的。接下来我就不方便出面了。

皮蛋理解的点点头说:我知道的深哥,不过我有点好奇你最近是怎么了?怎么会被盯啊!你以前也被盯过,也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吧!

陈深叹了一口气说:这次不一样,我在上学的时候就在这个人手里面栽过。这人就是一个疯子,你永远不知道疯子下一秒准备干什么!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皮蛋说:放心吧!深哥,我知道的。那我先按你的计划去

陈深说:好!按计划行事,我去找小夏。

陈深交代完了以后事情以后,就走出了福寿烟馆回到了行动处。回到行动处就看见刚刚回到行动处的唐山海。陈深跟唐山海打了一个招呼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发现唐山海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他。

陈深看着他的眼神有点奇怪的问到:唐山海你怎么了?

唐山海说:哦,没事!老师我先回办公室了。说完就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没一会的功夫徐碧城也出现在走廊敲响了唐山海的门进去了。

陈深也没去在意唐山海的异常,先回自己的办公室跟夏继成约好时间。才松了一口气思考以后的路。

唐山海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以后给李默群回了电话,唐山海说:舅舅,你的话我已经都转达到。他说他需要一些时间来整理他的东西,他..

唐山海的话还没有说完被李默群打断了,李默群说:山海,你看见了吧!唐山海并没有回答李默群的问题,李默群继续说:山海,你跟碧城都是陈深的学生。陈深呢又是我的学生,你不觉得亲上加亲这样比较好吗?

唐山海狠狠地吸了一口气说:舅舅说的为你生过孩子的人是老师吗?

李默群在笑道:山海,你觉得呢?

唐山海笑了笑说:舅舅您在开玩笑吧!老师是个男的,怎么可能会生孩子。

李默群说:山海你觉得我像是会开玩笑的人吗?

唐山海在电话旁没有说话,这时唐山海的办公室想起了敲门的声音。电话一边的李默群说:有人找你,山海我们下次在聊!

唐山海恭敬的说:那舅舅再见!唐山海叹了一口气挂掉电话去开门发现是徐碧城,连忙把她拉进办公室问:碧城找我什么事?

徐碧城问:山海,你今天出了没发生什么事吧!我看你从外面回来好像不对劲!

唐山海说:我没事!关于那一件事情碧城你打听的怎么样?

徐碧城站在唐山海旁边说:我去跟柳美娜打听了,结果她竟然告诉我老师是处里面的一枝花,还要说美人就是美人,怎么还分性别啊!可老师也虽然厉害也不会生孩子啊!

唐山海叹了口气说:如果那人真的是老师!碧城你准备怎么办?

徐碧城笑道:山海你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如果真的。。不可能的。

两个人相对无言,过了许久徐碧城说:我们要去试探一下老师吗?

唐山海说:先不急,让我好好想想。

陈深从福寿烟馆出来借口查东西晃晃悠悠的来到的上海警察局,悄悄地把吴龙的事告诉了夏继成。夏继成用力的拍了拍胸脯说:老师放心吧!我一定完成任务。

陈深拍了拍夏继成的胳膊说:那白桦同志,我就把这一件重要的事情交给你了。说完离开了上海警察局回到了行动处。

陈深刚准备上楼就看见唐山海下楼,陈深刚抬起手准备打招呼就看见唐山海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陈深愣了一下心里面警惕了起来问到:唐队长准备出去啊!

唐山海停了一下说:是啊!李主任叫我去办事,那我先出去了。说完就急匆匆的出门了,唐山海离开特别行动处以后漫无目的走着。眼前出现了几个穿风衣的人,唐山海认出了是李默群的手下,他收拾好脸上的表情。那几人走过来说:唐队长,李主任有请!


春华秋实-修罗场篇·八

看文提示:all深  

私设众多,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该篇为春华秋实-修罗场篇

随缘更新

 

陈深送夏继成回去,自己又开车回到了自己家。在开车回去的路上发现有人在跟踪他,陈深镇定的开着车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回到住所陈深把门关上,谨慎的他把自己家所有角落都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自己的家里面没有窃听器。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坐在沙发上,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陈深心想:真是阴魂不散啊!

唐山海夫妇回到家,两人也谨慎的检查了一下。就坐在沙发上休息,唐山海开口问到:碧城,你知道舅舅喜欢的那个人的信息吗?如果我们能找到她就能进一步的得到李默群的信任了。

徐碧城说:我不知道,从来没有听亲戚说过,不过真的有那么一个人,那她当初应该才十几岁,她未婚生育一定什么都不懂。唉!舅舅真是!所以我才问舅舅她结婚生孩子没有,不过很奇怪的是能被舅舅惦记这么久的人一定一个美人,怎么可能没有结婚呢?

唐山海说:碧城你明天去找柳美娜打听一下,这个人一定在上海。

徐碧城说:好的我明天跟美娜打听一下,不知道老师认不认识那个人!

唐山海说:我觉得就今晚他们之间的对话,老师应该认识那个人。关系还不错的样子!早点休息吧!

次日,毕忠良被军统的人偷袭摔倒了,他气急败坏的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陈深出门看见了就一起跟着毕忠良去了他的办公室。

陈深坐到毕忠良旁边的沙发上看着毕忠良气的发抖,毕忠良说:军统现在就像一条疯狗一样,时不时就出来乱咬一口。

陈深说:我就说嘛!他们怎么可能就拿我这个小喽啰试一试,敢情昨天就是拿我试试手啊!

毕忠良接着说:这一帮人现在学乖了,一击不成马上就跑。这是学中共,跟咱们打起游击来了。

陈深说:我就说啊!这几天少出门,出门也多带几个人!

毕忠良想了想跟陈深说:这事不准跟你嫂子提啊!

陈深立马把自己的手伸过去,毕忠良一脸疑惑的问:什么意思啊!

陈深笑道:老规矩,封口费啊!毕忠良一巴掌打过去,陈深把手收回。

毕忠良说:小赤佬。

徐碧城在办公室跟柳美娜讨论旗袍的事,徐碧城好奇的问:美娜啊!你长怎么漂亮一定认识不少美女吧!

柳美娜笑到:碧城你又说笑了,我在处里面可算不上美人。陈队长才是我们处里的一枝花啊!

徐碧城说:美娜你开玩笑吧!陈队长可是男的。

柳美娜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美人就是美人,怎么还分性别啊!

徐碧城笑的赔礼道歉连忙把话题给转移了。

陈深悠哉悠哉的从办公室走出来,就遇到刚刚准备出门的唐山海。唐山海看见陈深很开心说到:老师你也出去吗?要不要我送你啊!

陈深打量了一下唐山海说:好啊!我去福寿烟馆,你呢?

唐山海说:我去李主任那里,刚好顺路。老师我们一起走吧!

陈深说:那好吧!就麻烦唐队长了。

唐山海说:不麻烦,不麻烦,我们走吧!

陈深跟唐山海一起坐车离开了行动处,到福寿烟馆的时候陈深下了车,唐山海高兴的开车到李主任的住处。李主任跟着佣人来到李主任的书房,唐山海说:舅舅,不知道您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吗?

李默群看了一下唐山海说: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我有一个情人。我现在不需要他了,山海啊!你去帮我把他打发了,他有什么要求!只要不太过分就满足他,让他马上离开上海。

唐山海说:好的,舅舅。我马上去办。

看着唐山海离开了,李默群问跟踪陈深的手下:陈深最近有什么异动吗?

手下回答到:陈队长最近没什么异动,除了去行动处就是回家,刚刚去了福寿烟馆。其他地方都没去。不过陈队长很敏锐我好几次都被他甩掉了。

李默群笑道:那没事!陈深可是党国培养出来的优秀特工,可别被他现在的样子迷惑住。你继续去跟着他,把跟他相处密切的人都告诉我。

唐山海开着车一直开到李默群说的情人的地址那里去,在路上唐山海想:为什么李默群有情人但不结婚呢?难道是因为那个为他生过孩子的女人。想不到啊!李默群竟然是一个这么深情的人,不过深情才好利用。我只要找到为他生过孩子的女人说不定就可以威胁他了。

唐山海到达地方以后下车礼貌敲了敲门,在房间里面的人出来开门问到:请问你是谁!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听到来开门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唐山海转过身去看清那男人的脸,唐山海被吓了一跳,原来那人长的有点像陈深。一瞬间唐山海想通了所有的事情,他镇定的把李默群交代的事情跟男人说了。

男人听完以后点点头说:我收拾东西想要几天,收拾完就马上离开上海!

唐山海有点疑惑的看着那男人问到:你不问为什么吗?

男人说:没有为什么不过各取所需。男人说完就关上了门。

唐山海站在门外站了几分钟,就离开回到了行动处。


春华秋实-修罗场篇·七

陈深带着夏继成来到一处湘菜馆,找到一处桌子坐下。夏继成高兴的向周围看了看问:老师你想吃什么?

陈深倒了一杯茶递给夏继成说:你点自己喜欢就好!我都可以。

门外传来的停车的声音,唐山海与徐碧城走了进来。发现了陈深也在这里吃饭就默契的一起走到了陈深那桌,唐山海抢先坐到陈深旁边。

唐山海开口到:老师真巧啊!不介意我们一起吃饭吧!

夏继成看见有人入坐心里有点不开心,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跟老师一起独处。夏继成叹了一口气露出笑脸看着唐山海。

陈深喝了一杯茶说:没事!相聚就是缘,不过菜小夏已经点好了你们不介意吧!

唐山海跟徐碧城异口同声的说:不介意不介意!他们刚说完。李默群带着一名手下也出现在湘菜馆里面。

李默群四处环视了一下就带着手下径直来到陈深他们那一桌,坐到了陈深的对面。李默群说:真巧啊!大家都在呢!不介意我也来凑一桌吧!

唐山海夫妇说:当然不介意,舅舅您坐。

李默群又把目光转向陈深意味深长的问:陈队长不介意吧!不知道陈队长旁边是哪位小兄弟是谁?

陈深看着这一桌人揉了揉额头想:我今天这是什么运气,下午就遇到袭击,晚上就想请小夏好好地吃个饭放松放松,就遇到这些人。

这时听到李默群的提问陈深面无表情的回答到:这位是夏继成,我在黄埔军校教的最后一届学生。

李默群笑到:那可真巧!我的外甥女跟外甥女婿也是陈深的学生。

夏继成有点拘谨的说:是吗?

李默群继续说到:那是当然,说起来陈深也是我学生,我们。。。

陈深打断了李默群的话说:好啦!菜上齐了,我们吃饭吧!

李默群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没有继续刚刚那个问题,继续问夏继成:小夏今年多大了,看上去是不是刚毕业?

夏继成老实的说:我已经毕业两年了,今年20多岁。

李默群说:才20多岁啊!真年轻啊!如果我的孩子还活着的话,应该比你小六岁。

徐碧成好奇的问:舅舅您结婚了什么时候有的孩子啊?舅妈是谁?我还没见过呢!

李默群笑着回答到:我当然还没有结婚!至于那个孩子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说这话的时候,李默群的眼睛盯着陈深。

陈深被李默群盯着鸡皮疙瘩都爬起来,他只能默默的吃着饭,假装对这一件事不感兴趣。

唐山海听到李默群说他孩子的事情也勾起了一丝兴趣问到:舅舅那您这么久不结婚是为了那个孩子的母亲吗?

李默群收回盯着陈深的目光说:差不多吧!孩子的母亲是我以前的一位学生,当初他还是一个单纯的人,可能未婚先孕害怕被发现吧!我本来准备好了一切,结果他还是因为太害怕带着孩子跑了。回来的时候孩子就没了。唉~那可是我的第一个孩子啊!

唐山海又继续问到:那舅舅没跟她在一起吗?

李默群喝了口茶说: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就没有在遇到过他了。不过最近我又遇到了他,如果可能的话到时候请您们喝喜酒啊!陈队长到时候一定要来呀!

徐碧城第一次听到这一件事好奇的问:舅舅,那她结婚生子了吗?

李默群笑道:他当然没有了呀!不过他会回到我的身边的。陈队长你怎么看?

陈深喝了一口格瓦斯说:我觉得李主任应该向前看,当初说不定是他太单纯了,现在过去这么多年了,他也是会长大的。李主任何必抓着过去的人不放呢?

李默群笑着说:人呢!总是在失去以后才知道自己拥有的是多重要的东西。我也一样,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可我到现在还惦记的人。当然是宝贝了!

众人沉默的吃完饭,陈深带着夏继成先行离开了。唐山海也带着徐碧城跟李默群告辞了,李默群跟手下的人说:继续盯着陈深,他做了什么事情都要跟我说。有谁接近他也要告诉我。手下点点头就离开了,李默群说:这次你逃不掉了,我们慢慢玩。

 

 

 

 


春华秋实-修罗场篇·六

看文提示:all深  

私设众多,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该篇为春华秋实-修罗场篇

随缘更新

 

徐碧城看着陈深从房子里面出来跟小朋友们玩的很开心。扁头看了看陈深对徐碧城说:唐太太,我们头可喜欢小孩了。

徐碧城说:我看出来了。

扁头又接着说:有时候,我觉得我们头儿吧!不适合在处里面当差,你说当个什么国文老师什么的,挺好的。他又不会杀人。扁头笑了两下。

徐碧城激动的问:真的吗?

扁头摸了摸下巴说:我估计我们头儿,以前在国军的时候应该是杀过人。不过来到处里就之后就没有了。

徐碧城疑惑的问到:那他都是怎么执行任务的?

扁头说:就照常执行,你是不知道他胆特小,枪都不敢拿!

徐碧城说:怎么可能?

扁头说:听说啊!我们头儿是在战场上杀了一个小鬼子兵,才14.5岁的样子,之后就不敢拿枪了。医生说那叫心理障碍治不好的。

刘兰芝跟陈深一起走过来,刘兰芝热情的邀请徐碧城晚上一起去家里面吃饭。又悄悄地的跟徐碧城说了自己的打算。

陈深叹了一口气说:我就不看了。

刘兰芝说:干嘛不看啊!你就不要要求这么高了好不好!你说你这么喜欢小孩子的,你赶紧自己成个家生一个嘛!

陈深心里一紧说:嫂子,我真的不用了。

刘兰芝又把陈深一顿训,扁头等人走了过来跟刘兰芝告别。众人客气了一下就离开了,只剩下刘兰芝跟陈深在陪着孩子们玩。

陈深觉得自己在陪着孩子们玩的时候是自己最轻松的时候,不用想太多。陈深在送刘兰芝回去的路上,遇到一个车子在跟踪着自己。他感觉不对劲,可嫂子还在车上。陈深镇定的跟刘兰芝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想要摆脱后面的车。

可这时忽然出现了一辆货车直接撞上了他们的车,陈深安慰嫂子让她安静的待在车上面,其他的他会解决的。

陈深出了车子,小心翼翼的观察周围。发现敌人的破绽迅速出手,打倒了蒙面人。可蒙面人的队友也出现了,陈深迅速跃过车躲了起来。

这时候唐山海出现了开了几枪,蒙面人发现有人来救陈深了就准备撤退。正好这时扁头等人也赶到了,在双方互相攻击的时候。打中了扁头,陈深从车子后面走了出来。蒙面人都撤了回去。

陈深看到扁头受伤了,就带着所有人去了医院。唐山海见状也跟着陈深等人一起去了医院。

陈深遇袭的事情传到了毕忠良的耳朵里面,听到自己媳妇跟陈深遇袭的事。马上就着急带着二宝就出了医院。

陈深遇袭的事同时传到了李默群跟刚在上海警察总局工作的夏继成。李默群静静听说手下的汇报问了一句:陈深没受伤吧!

手下甲回答到:回主任,陈队长没有受伤。您要过去吗?

李默群喝了一口茶说:那就没事!晚点在过去。

在上海警察局的夏继成知道的消息,马上跑到处长那里请了假。飞快跑到医院就遇到在安慰老婆的毕忠良,夏继成尴尬的给毕忠良打了一下招呼。

刘兰芝放开毕忠良对着夏继成说:小夏啊!你来看你老师啊!你快劝劝你老师,让他要乱跑了。

毕忠良对刘兰芝说:好了好了,你先回去吧!这里交给我处理。

刘兰芝点点头说:忠良啊!你一定要仔细查啊!那些人太嚣张看。又转过头对陈深说:你这几天不要去上班了,操心死了每天。说完就跟着二宝离开了。

夏继成看着毕忠良,老老实实的做到了陈深的旁边。

毕忠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问到:是谁干的?

陈深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说:应该是军统的人。

毕忠良问到:为什么不是中共干的?

陈深说:因为从他们的装备!汽车来看的,中共应该装备不起!

毕忠良想了想说:知道你今天去孤儿院的只有行动处内部的人。

陈深四周看了看说:你是觉得有内奸?

毕忠良又反问陈深说:你觉得呢?

陈深思考了一下说:像我这样每天在大街上晃悠的人,要盯我那太容易了。他们为什么要盯我呢?

毕忠良回答说:在行动处除了我,不就是你了吗?

陈深笑了笑说:那怎么说我还挺厉害的,你觉得赏金是多少?

毕忠良没有说话指了指陈深就离开了。夏继成看着毕忠良走了就小心翼翼的问:老师你没事吧!我听到消息的时候都快吓死了。

陈深看了看四周说:我们出去说!夏继成老实的点点头

陈深与夏继成来到铁桥上,陈深小心的查看了一下四周说:小夏你有什么事就问吧!

夏继成学着陈深的样子看了一下周围说:老师这样的事情你天天都能遇见吗?

陈深说:习惯就好!我现在是汉奸!

夏继成说:不是这样的,老师你是英雄。因为老师我们拿到了好多情报,救了好多人。

陈深说:小夏啊!我们潜伏在这里是为了当一颗生锈的钉子永远的钉的敌人的内部,直到把敌人从我们的祖国打出去,这样的日子才会结束。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参加的南京守卫战,他们都是魔鬼。

夏继成说:我知道的老师!可是我才刚刚进警察局也不知道能不能帮得上忙。

陈深拍了拍夏继成说:那你就当一颗生锈的钉子永远的钉的敌人的内部,直到组织上启用你,在之前你要努力往上爬。

夏继成说:好的!我会努力的。

陈深说:好,我带你吃饭去吧!

夏继成说:好的,那谢谢老师了!

 

 


春华秋实-修罗场篇·五

看文提示:all深  

私设众多,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该篇为春华秋实-修罗场篇

随缘更新

 

在一旁的扁头及时抱住了陈深说:头,你怎么了?快带头去医院啊!

在上海的毕忠良接到了南京打来的电话对刘二宝说:二宝你跟我去一趟南京!

刘二宝说:处座怎么了?

毕忠良说:宰相被人开枪打死了,陈深可能受了伤。

毕忠良出门就遇到了唐山海。毕忠良招呼唐山海要他一起去南京说了,陈深受伤的事。

唐山海听到陈深受伤了,心里一紧问:那老。。。碧城没事吧!

毕忠良说:放心吧!碧城没事!

毕忠良跟唐山海三人连夜赶到南京的医院,三人到了医院看见陈深躺在病床上。听医生说陈深只是因为低血糖晕了过去,毕忠良就放下心来了。和陈深嬉笑了几句就让唐山海他们离开了。

次日他们返回上海,毕忠良带着陈深等人来到小树林里。毕忠良把钱给安六三说这是给他的报酬,然后把枪递给他让安六三把军统的六人组杀了。在安六三杀完人以后,毕忠良又一枪把安六三杀了。刘二宝来到安六三的身边把钱拿给了毕忠良,毕忠良拿着钱给了陈深,陈深拿过钱一把撒了出去就离开了小树林。

晚上陈深又一个人来到米高梅放松,在左拥右抱的时候被一个人叫住那个人说:陈队长,李主任请您到包厢去一趟。

陈深左看看右看看就跟着那人走到了包厢,陈深心想:果然来了,就知道老狐狸是不会放过我的。

陈深打开包厢的门,里面果然只有李默群一个人。李默群示意陈深坐到他身边来,并让人把包厢的门关上。

陈深并没有坐到李默群的身边,而是坐到李默群的对面。李默群看到也不知道吃惊说:陈深我们有十几年没见了吧!那个孩子如果还活着是不是也有十几岁了?

陈深听李默群说了孩子的事,握紧自己的拳头收起自己平时玩世不恭的样子说:老师你在想什么!那个孩子已经死了。

李默群说:所以啊!我说你欠我一个孩子,准备什么时候还给我!说完立马起身一把抓住的陈深的手往前面一拉,陈深被拉倒在桌子上。又被李默群掐住下巴,李默群仔细打量了一下陈深说:啧,陈深许久不见你真是越来越美了。难怪你们特别行动处的人会说你是特别行动处的一支花。你真是不乖,到处拈花惹草,勾三搭四的。

陈深说:李默群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默群说:当然是干你了,当初是看在党国在份上才会放过你的,现在我们都背叛了党国,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早晚我会把你关起来,不知道你穿旗袍会是什么样子!

陈深开始有点慌乱说:李默群你疯了吗?你别忘了,我现在可是毕忠良的人。

李默群笑到:呵,毕忠良那人疑心病重,他根本就没有信任过你。他就是知道我把你上了,又怎么样!他会跟我撕破脸吗?

李默群把陈深压到桌子上,这时候门外传来了唐山海的声音:舅舅,听说您也在

米高梅我就特意带了一瓶好酒来找舅舅。

唐山海听见里面没声音又敲了敲门,李默群打开了门说:是山海啊!你怎么到米高梅来了,你不在家里面陪着碧城吗?

陈深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对李默群跟唐山海说:李主任跟唐队长要叙事,那陈深就先告辞了。说完陈深就离开了包厢。

唐山海看到陈深的衣服有点凌乱,下巴好像被谁掐过一样。想上去问是怎么回事!

李默群叫了好几声唐山海,他顺着唐山海的目光看去,发现了唐山海还在看陈深,故意咳嗽了几声。

唐山海回过神来继续跟李默群叙旧,李默群因为那事被打断了,陈深又跑了很不高兴随便几句话就打发了唐山海就离开了。

李默群心想:陈深下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不就是仗着毕忠良是行动处的处长吗!我在多派几个人过去,你陈深在行动处的地位就不稳了。等到时候在好好收拾你。

次日,陈深陪着刘兰芝去猛将堂孤儿院送物资。毕忠良让徐碧城也一起去清点物资,徐碧城走的时候跟唐山海说了一声。

唐山海在徐碧城走后,在办公室转了几圈也出门了。甩开了跟踪他的人,就来到一个茶馆约见陶大春。陶大春见到是熟人很高兴,还问了徐碧城的消息。

唐山海说:大春,你能帮我查一下陈深跟李默群是什么关系吗?

陶大春拍拍胸脯说:没问题!

唐山海说:还有我希望你们能攻击一下陈深别伤到他,你也知道我刚来特别行动处,那个毕忠良根本不信任我。我希望能以陈深为切入点融入进特别行动处去。到时候我会出来救他的,救命之恩我想他一定会感激我的。

陶大春说:没问题,你知道陈深的行踪吗?

唐山海说:他今天去了猛将堂孤儿院送物资。

陶大春说:那好!我们准备一下。

猛将堂孤儿院里,汪姐给陈深倒了一杯水问起了陈深想要营救的爱国人士的事情。陈深望着皮皮说:不重要了。

汪姐安慰了一下陈深,陈深说:我知道的,现在这种情况。也许下一秒我或者汪姐你,说不定就会死在某一个意外里。现在这个乱世啊!什么都可能发生,汪姐你也知道我参加过南京守卫战。我在逃亡的时候看见地狱,遍地的尸体啊!我什么也做不了,谁也救不了。有时候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啊!可我自己的命也是许多人换来的,我不能死,我要活着,至少要活到胜利的那一天。

汪姐叹了一口气说:陈深,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我们的命是你救的,不管你要做什么。我们豁出去了也会帮你。

陈深说:谢谢你!汪姐,麻烦你照顾皮皮了。

刘兰芝在外面叫陈深,陈深收拾好自己的表情。对汪姐说:我走了,你们注意安全。

汪姐说:放心吧!你自己保重。


春华秋实-修罗场篇·四

看文提示:all深  

私设众多,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该篇为春华秋实-修罗场篇

随缘更新

 

毕忠良还在审讯室审着宰相,见宰相死活不说。就对宰相使用了电刑椅,看着宰相被电的死去活来的,毕忠良一开始的新一轮的问话,看着宰相好像要松口的意思,毕忠良凑过去希望能听的更清楚。被宰相咬住了耳朵,刘二宝见状就说: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准备继续对宰相使用电刑椅,这时审讯室的电熄了。众人慌慌张张的说:怎么停电了。

陈深拿着手电筒走进了审讯室,看到毕忠良出来关心问了一句:怎么回事?老毕你是被犯人咬了吗?连忙带着毕忠良去了医院。唐山海听见有动静就到窗户看了一下,徐碧城也好奇的在窗户看了一下问:这是怎么回事?

唐山海说:看来是牢里面关着的硬骨头。

徐碧城说:是前几天抓到的军统吗?

唐山海说:你觉得可能吗?听说前不久被抓的代号为宰相的中共了吗?听说跟大名鼎鼎的麻雀有关。你这几天跟柳美娜走近点看看能不能套出一下情报。

徐碧城说:好的,我知道了。说完就离开了。

陈深送毕忠良到了医院,包扎好了伤口准备回去。毕忠良问:陈深你老实交代你跟李默群,唐山海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怎么觉得李默群跟你关系不一般呢!

陈深说:老毕,我不是说了吗?李默群是我在青浦班的老师,唐山海跟徐碧城是我在黄埔军校时候的学生。在说了,我也不止他们两个学生好吧!小夏也是我的学生。你在怀疑什么!你累不累啊!

毕忠良怀疑的说:我就觉得你跟李默群关系不一般。李默群看你的眼神,像是要把你吃掉。

陈深夸张的说:难道他会吃人啊!别吓我啊!老毕,因为他转投了日本,国民党损失很惨的。他不会要对付我把!我不管,你要罩着我!你要是不罩着我,我就告诉嫂子说你不管我了。

毕忠良说:小赤佬!滚蛋!

陈深说:对了,那宰相的事,你跟李主任说了吗?

毕忠良说:说了,要我们送到南京去!

陈深说:你准备让谁去送啊!

毕忠良说:唐山海夫妇,随便试试他们的底细。走吧!我们快回去吧!

晚上陈深找到汪姐他们跟他们说了自己的营救计划,汪姐他们都同意了并强烈的支持陈深这次的行动。

次日,唐山海夫妇接到毕忠良交代的任务,唐山海觉得这个任务不对劲就打了电话给李默群。李默群接到电话以后想到的前不久重逢的陈深心想:陈深,我已经背叛党国了,你也背叛了党国。可你还欠了我一个孩子,陈深这次别让我抓住你的把柄把你关起来。李默群吩咐了手下的人去盯着陈深,如果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一定要向自己汇报。

众人压着宰相到火车站,李默群忽然打电话交代了毕忠良让唐山海留下来换陈深去押送宰相,说自己有紧急任务要交给唐山海。毕忠良看了看众人说:陈深这次你来运送犯人。

陈深左看看右看看说:怎么又是我!

毕忠良说:陈深这里面的人,我只信任你。而且李主任吩咐这次要去你押运。

陈深疑惑问道:李主任吩咐要我亲自去押送?

毕忠良说:是啊!刚刚亲自打电话说的。

唐山海听到把自己换成了陈深去押送心里面有点愧疚说:老师要不,我跟李主任解释一下这次还是让我去押送宰相吧!

陈深挥了挥手说:算了算了,我去就我去。陈深看着毕忠良撇了撇嘴,毕忠良看着陈深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路上小心,那你多带几个兄弟一起去吧!

陈深就带着扁头跟徐碧城押着宰相上了火车,安置好了宰相以后。就在火车上到处乱逛,他发现了许多陌生的人,还发现了李默群的人。他假装去接水,头疼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这次不止毕忠良盯着自己,还有李默群也在盯着自己。如果自己被李默群抓到把柄,后果不堪设想。可嫂子...

陈深回到了火车包厢支开了徐碧城等人,对沈秋霞说:对不起嫂子,我这次可能救不了你。我现在被两伙人盯着,我真的想不出办法来救你了。

沈秋霞摸了摸陈深的头说:没事的,陈深你要继续潜伏下去,当一颗生锈的钉子狠狠地钉在敌人的内部。直到战争胜利,这是我们的使命。

陈深说:我知道的嫂子,我一定会潜伏到胜利的那一天。

火车因前面塌方战争无锡站停了下来,陈深说:我下去看看,扁头你看好她,保护好唐太太。

扁头说:好的,头

陈深走出火车厢,向外面走去。他现在要阻止汪老太他们,陈深快步走到火车站阻止了汪老太他们要他们立刻撤销这次的行动。接下来就在火车站打电话向毕忠良报告了这次的这次的情况。

毕忠良让陈深在火车站等着,说会派人去火车站接他们,剩下的路应该走公路了。陈深返回火车上带着沈秋霞等人下了车。在火车站的候车室等着毕忠良派人过来,陈深坐在候车室的座位上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在押送宰相去南京的路上很太平,他们几个人平安的到达了南京。可是在转交犯人的时候,沈秋霞被一个狙击手狙毙了。陈深看到沈秋霞死了,觉得天昏地暗就这样昏到了过去。


春华秋实-修罗场篇·三

看文提示:all深  

私设众多,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在恋太太的帮助下,完善了一下文

该篇为春华秋实-修罗场篇

随缘更新

 

陈深坐在办公室想到昨天晚上看到的李默群,唐山海跟徐碧城三人,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当年在修炼班被李默群迷女干,就被李默群抓住了把柄,还因此怀孕了,那一段时间自己被李默群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为了肚子里面的孩子。自己卧薪尝胆终于跑了出去。在一个破旧的仓库生下了孩子,为了孩子的安全把孩子放在了福安弄的一户人家门口。自己则差一点被抓到了还好哥哥及时的找到了自己帮自己摆脱了李默群回到了延安。因为国内在打仗的原因组织上需要自己进行深度潜伏。

自己只能回到学校进行潜伏毕业后派到了黄埔军校当教官,因为战争爆发又上了战场,认识了老毕。参加了南京守卫战,在南京守卫战失败了以后自己带着老毕到处逃亡。看见了许多人的惨状,可自己救不了他们啊!

陈深轻声说:一切以国家为重,早晚会把小日本赶出中国。不管李默群,还有唐山海他们是什么来头。谁也别想阻止我拿到情报。嫂子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陈深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买一点礼物然后去探一下唐山海他们的底。刚刚出门就遇到了扁头。

扁头看到陈深出门了说:头,您出去啊!

陈深说:是啊!晚上有约。

扁头说:头你不会又去米高梅吧!

陈深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扁头觉得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扁头自己打了自己一嘴巴说:我错了,头的事少打听。

陈深就这样走出了,走到一处卖礼物的小商店,通过小店的窗户看到了鬼鬼祟祟跟踪自己的刘二宝,陈深轻蔑的笑了一下。没花多少时间就摆脱了刘二宝的跟踪。

跟踪陈深失败的刘二宝只能灰溜溜的回到特别行动处向毕忠良汇报,毕忠良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说:这不怪你,你别看陈深整天吊了郎当的。陈深可是在日本的陆军学校上过学,还是优秀毕业生,还在青浦班受过训,还是黄埔军校的教官。你下去吧!

陈深带着礼物走在去唐山海家的路上,被忽然出现的李小男吓了一跳。李小男抱着陈深的胳膊说:陈深你带着礼物要去哪里啊?带我去好不好呀!

陈深说:兄弟你能矜持一点吗?我以前的学生请我吃饭。你确定要去吗?

李小男说:我是你的女朋友,我怎么不可以去了。

陈深笑了笑说:走吧!

李小男说:这还差不多。说完两人就一起朝唐山海家的方向走过去。

这一幕都被在车上的李默群看在眼里,李默群说:陈深真是好久不见啊!真是越来越迷人了。

陈深带着李小男敲响了唐山海的家门,看见唐山海激动的打开了家门。唐山海正高兴的想抱一下陈深,看到了挽着陈深胳膊的李小男沉下了脸说:老师,这位是?

李小男四处看了看说:你好!我叫李小男是陈深的女朋友!陈深这是你的学生吗?怎么看起来跟你差不多大啊!

唐山海皮笑肉不笑的说:老师上过日本的陆军军官学校,是学校的优秀毕业生。

李小男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陈深说:看不出来啊!陈深,你还挺厉害的。不亏是本小姐看中的男人。

唐山海说:老师进来坐吧!

陈深把手上的礼物拿出来说:这是送给你们两的礼物。

唐山海收下了礼物,带着陈深他们来到了客厅,徐碧城早已经泡好茶等着他们。几人开始寒暄了,唐山海开始试探陈深,陈深见招拆招不露出一丝破绽。李小男倒是跟徐碧城聊了起来。大家酒足饭饱以后,陈深带着李小男离开了。

唐山海站在窗子前面看着陈深他们走远不知道在想什么!

次日,陈深来到特别行动处,扁头就跑过来说:头,处座找你!

陈深说:就知道,一来就没好事!说我今早没来。说完就准备离开。扁头说:头,都看着呢!

陈深说:行吧!你先上去吧!我一会就过去。

扁头点点头说:那我在那边等你啊!

陈深四处看了看,又去仓库转了一圈发现阿达阿庆在烤老鼠,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